巴中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重生之花好悦缘 405、卖子求荣

发布时间:2020-01-18 01:00:16 编辑:笔名

重生之花好悦缘 405、卖子求荣

上官磊想想,她说的也有道理。万一齐帅贼心不死,见伤害不了他,反而去迁怒柳如,那反而不妙。

算了,反正也就是几步路的事情。

“今晚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守口如瓶,明天我可不想听到校园里传来什么八卦,否则你懂得,我这个人除了对在意的人心软,其它的人生死我都可以视而不见。”

柳如烟立即小媳妇般点头:“你放心吧,我今晚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什么都不知道,从医院出来后,我就回家了。”

“走吧。”上官磊见她识趣,脸色稍为好转了些,但依旧冷淡,点了点头,柳如烟立即破啼为笑,欢快的追了上来,和上官磊肩并肩的走向校园外面。

在他们的身后响起了轻微的几道咔嚓声,还有一抹亮光闪过。

街道上面依旧车水马龙,繁华似锦,仿佛和学校里的场景像两个天间。

上官磊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和柳如烟一起坐了上去,柳如烟小声的报了她家的地址。

出租车很快融入了长长的车龙之中。

上官磊把柳如烟送回家,才一进家门,她就像小鸟投林一样冲入了柳母怀中,哭的十分大声,哽咽着说自己在学校帮老师出黑板报,弄的晚了,出来时居然遇到色狼,幸亏上官磊救了她,还把她送回来。

柳母立即十分感激,非要客气的拉着上官磊进屋坐坐。

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上官磊心急如焚,想要快点离开,但是也不能强行掰开柳母的手,那样太粗鲁,太没有礼貌了。

只能跟着进去,但说好了,只喝一杯茶就走。

谁曾想上官磊一进入柳家客厅,就和沙发上的中年军装男子对上了眼,他脸色一变。眼中闪现惊讶,立即返身要往外走。

沙发上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脸色威严的说道:“你想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上官磊依旧背对着中年军装男子,背脊挺值。什么都没有说。

“你知道的,我和东方颜在一起是不得已,都是为了查出当年的真相,现在我和她已经离婚了,东方玉也离开了上官家不知所踪。你妈都肯原谅我,难道你还放不下吗?”

没错,中年军装男子,正是上官磊的生父上官英雄。

这时候柳家二楼的书房门被推开,一位精神矍铄,但是头发花白的老者,被一位穿着西装,微胖,秃顶的中年男子扶了出来,站在二楼的楼梯那儿。

“小磊。爷爷已经狠狠批评过你父亲了,你在外面玩的时间够久,该回家了。这次他知道错了,所以他才肯放下架子,陪老头子我亲自来金林接你回去,你也要适可而止。”白发老人正是上官家的当家人上官建国。

上官磊对爷爷的感情有些莫名,小时候一直都是爷爷带他,对他最好,就算后来因为东方玉的挑拨,两个人之间出现过裂缝。但是爷爷也从未说过一句重话,只是让他到金林来乡下来反思而已。

现在想即刻就走,肯定是不可能了,但是让上官磊立即原谅上官英雄。马上微笑跑过去尽孝,他也做不出。

所以在柳母当和事佬,把他拉到沙发上坐着的时候,他依旧是冷着脸不说话。

柳如烟一看见秃顶男子出来,立即撒娇般跑过去:“爸爸,这位爷爷是谁呀?他们认识我同学吗?”

上官建国听见柳如烟这样一说。立即朝她打量过去:“你就是阿诚的小女儿如烟?我老是听阿诚提起你,说你又乖巧又孝顺,成绩还好。我们今日过来打扰了,爷爷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这是一个小玩意儿,你拿去带朋友们一起去玩吧。”

上官建国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金色的卡片来,递给了柳如烟。

柳如烟看了一眼爸妈,发现他们都面带微笑,立即乖巧的接了过来,声音甜美的道谢。

上官建国看她行事落落大方,没有一点小家子气,心里十分满意。

他居然还伸出一只手,示意柳如烟扶他下楼。

柳如烟受宠若惊,立即上前,搀扶着他下楼坐到沙发上面,还体贴的替他按摩着肩膀,在他耳边乖巧的说着俏皮话,时不时就把老爷子逗的很开心。

“柳老弟真是有福气呀,难怪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如果我当年生的是女儿,也就不用被气成这样了。”上官英雄看了一眼像冰柱坐在身旁的儿子,再看一眼温柔体贴的柳如烟,心里顿时酸溜溜起来。

上官磊黑着脸立即站了起来:“既然如此,请上官首长尽管找人去生女儿好了,我这个不孝子,还是早点离开,省得碍你的眼,到时候被气坏了,又成了我的了。”

“你这个孽子,你给我站住,走,谁允许你走的,给我回来!”上官英雄火腾的一下子冒出来,也没顾得上这是在别人家作客,直接就吼上了。

他越吼的厉害,上官磊就越是走的飞快。

就在他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沈瑕冲了进来,一把拉住上官磊的手,眼里满是哀求:“别跟你爸吵行吗,算妈求你了。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上官磊想甩掉妈妈的手,但是又不敢太用力,若不用灵力的话,又被缠的很紧,便皱着眉头,眼中满是疲惫和厌恶:“妈,你怎么就不明白,妻儿在他眼里算什么?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前途,没有权势来的重要!他今天会为了什么破什子的任务,可以牺牲我这个儿子最宝贵的童年时光,牺牲你这个原配最美丽的青春年华,那明天呢,后天呢,只要他继续穿那身绿皮,就会有数不尽的任务,难道我们就活该随时被他抛弃,随时被他用来牺牲吗?”

“儿子,我!”沈瑕的眼圈一下子就泛了红,渗出晶莹的泪光来。

儿子说的道理,她哪里不懂。只是当她知道自己要嫁的人,是一名军人时,就已经做好了随时成全,牺牲的准备了。

“儿子。你爸也那都是为了国家,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呀,我们就算不能成全他,也不能拖他的后腿。”沈瑕自己都觉得这番话说出来真是矫情又无力。

上官磊冷笑。霍然转过身来,无视掉柳家人,反正看他们的样子,应该关系很近,或许人家早就知道他们家的丑事了。

他用手指着上官英雄,却看着沈瑕,声音里满是嘲弄,眼里也尽皆都是失望:“这个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结婚十年,其间恩恩爱爱。被京城圈里传为美谈,还共同培养了一个天才儿子。为了那个女人,他还赶走了原配,并且捏造那个女人出轨的假象,还责骂他的亲儿子,将他下放到鸟不拉屎的乡下去受罪。你现在告诉我,那一切不过是做戏?你信吗?”

你信吗?

沈瑕只觉得浑身一颤,手背发白,紧紧扶着茶几,只感觉满心的痛楚。不能呼吸。

其实她不相信,她真的不信的。

只是公爹都出面了,替上官英雄证明,他的确有苦衷。并且承诺,只要沈瑕愿意复合,以后上官家的继承人,就只是上官磊一人,谁也无法动摇他的位置。

就算心里有再多的恨,再多的怨。但为了儿子,她也全都要化成苦水,吞咽下去。

上官磊的眼角溢出泪来,声音也颤抖起来:“那个女人不过是个有点心机的普通女人而已,就算她曾参与了什么阴谋诡计,但这个男人,当时已经坐到副团长的位置。而爷爷也才刚刚卸任司令,我就不信,他想查什么东西,是查不到的,非要用十年的婚姻,妻子的真心,儿子的童年来换。”

沈瑕卟嗵一声就直接瘫坐到地上去了,双手紧紧捂着面部,泪水从指缝里渗了出来,双肩不停颤动着。

柳父早在上官磊发飙的那一刻,就已经带着妻女回了房间,把空间让了出来。

上官老爷子扶着拐杖,坐在沙发上面,双目淡定的看向窗外的夜色,瞧不出在想什么。

上官英雄生气也好,怒吼也罢,沈瑕痛苦也好,流泪也罢,上官磊质问也好,痛斥也罢,他居然都能置身事外,像丝毫没有听见一般。

上官磊走过去,将母亲扶了起来,然后再转头看向上官英雄:“你别拿什么国家大义往自己头上罩,那都是给别人看的。你其实就是一个自私自利,只顾着自己的小人。本来我什么都不想说,但是你逼我的,你为什么一定要用你这张伪善的脸来逼我呢?”

上官英雄气的浑身直哆索,脸涨成了铁青色,不知道是被上官磊说中了心事,还是怎么回事,总之就是说不出话来,突然就向老爷子求助了,那模样,哪里像平时威严的首都军长,就像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爸,你看看,你看看吧,您在这儿,他都敢这样对我,您若不在,他是不是要直接拿枪把我杀了?”

他话音一落,上官磊就讥讽的挑起嘴角笑了起来:“若不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

上官英雄脸色一变,眼中放射出阴沉来。

上官磊没有看他,继续说道:

“十年前你背叛母亲是真,伤她的心是真,坚决要离婚是真,任凭那个贱人在外面造谣母亲出轨,毁坏她的名誉,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真。

你移情别恋是真,你被东方玉蒙蔽了双眼偏听偏信认为我气晕了爷爷,伤害了同学,也是真的。

这么多年,你一心一意的培养东方玉,满心打算想要把他弄到祖谱上去也是真的。

都是真的。

只不过一直被认定为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我,其实只是中了********,而这毒却是从十年前就开始了。

神医弟子治好了我,并且告诉我,那不是病,而是毒。

我请求爷爷相助调查真相,爷爷把这件事交给你,却在追查真相的同时,得知东方玉不是你亲生的。

你不甘心戴了绿帽子,更加仇视东方颜背着你搞小动作,还利用你的权势干了许多坏事,决定好好利用东方颜一把。既完成了爷爷交待的事情,又能让妈原谅你。

于是你就安排了这一石二鸟之计,不,应该说是一举多得。既要给你造就一个清白的名身。让人都以为你是卧薪尝胆的大好人,都是为了追查当年我中毒的真相,你是一个伟大的人。

借此除去东方颜母子后,你又以此为借口来跟母亲解释,企图获得她的原谅。从而弥补你这十年犯下的过错,也让爷爷重新看重你,支持你,助你走上更高的权力地位。

你眼里没有真正的亲情,没有真正的爱情,也没有真正的友情,一切都是可以用利来交换的东西。

你的眼里只有前途,只有权势。人与人的区别只在于,对你有没有用。

只在于你想不想而已。

你真正在乎的,爱的人。从头到尾,都只有你自己而已。

让我想想,你今天为何如此低姿态的前来金林请我呢?让我想想,你可是无利不起早的人。

昨天似乎看过,貌似政界新一轮洗牌又开始了,你的位置好像也到了轮换的时候吧?

若想继续待在这个位置上,甚至更进一步的话,那就得攀上一个更有权势的岳家。

京城新贵严家的小女儿严晴晴,似乎和我年龄相仿,若是能够联姻。那你的地位就稳如泰山了。

上官首长,我猜的对吗?”

“你,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爸,你还不管管他吗?”上官英雄像被人扒了衣服一样,裸着身体,莫名感觉无比的羞耻。

还有羞际过后的恼怒,愤恨,眼里喷射出火来。恨不得把上官磊扒皮抽筋。

他的眼神太过炙热了,沈瑕才一触及到就吓的差点失了魂,上官磊赶紧将母亲护在自己的怀里。

一直没出声的老爷子,突然清咳了声道:“身为军界世家的孩子,就应该有自我牺牲成全家族的准备。小磊,你也不要怪你父亲,他都是为了上官家的荣誉。再说晴晴那孩子,一向孝顺,乖巧可爱,严家和上官磊家联姻,也没什么不好的。”

上官建国这番话,等于是在告诉沈瑕,自己儿子先前的猜测都是真的。

她不敢相信的倒退一步,摇头,摇落一脸的纷呈:“居然是真的,你们太过份了,你们太过份了。”

“沈瑕,你也不是第一天当圈里的人,你装什么呢?这有什么过份的,京城政界或是军界人家子女的婚事,有谁能自己做主的,有多少不是联姻的?再说了严家是现在华国元首面前最红的红人。这臭小子能娶到他们家小姐,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不但是对我们上官家,对他自己也是很大的助力。”

上官磊勾了勾唇,轻哧一声的笑声,显的很轻蔑:“妈,你说元首面前的红人,为什么会看上我们家呢,若论地位权势,我们家可不是最厉害的呀。”

沈瑕一想是呀,京城那边贵人云集,和上官家比肩的人家就有七八户,而家里有儿子,年龄相仿的也有三四个。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妈,那个严晴晴是个瞎子呢?”上官磊语气淡漠,像是根本就不在乎一般的说出来。

这句话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她猛然尖叫起来,紧紧抓住儿子的手,瞪大眼睛盯着上官英雄:“你说,儿子刚才说的是真不是真的?那个女孩是个瞎子?”

上官英雄脸上有片刻的尴尬,但很快就恢复了无耻的面孔:“就因为如此,严家会多多厚爱那个孩子几分,如果小磊愿意娶她,他们严家也会倾力相助于我们。我们上官家更上一层楼的话,得益人最终不还是你儿子吗?我还能再干多少年啊?”

沈瑕也顾不得文人的斯文了,直接扑过去,就用指甲挠上官英雄的脸,像个泼妇一样。

结婚这么多年,上官英雄从未见沈瑕这副嘴脸过,当时都愣住了,那反应慢了点,也被沈瑕在脸上挠了好几道血痕。

“你个畜生,你还是人吗,你是人吗?这是你儿子,不是你仇人,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来?从小你就没有好好对待过他,好不容易他珂珂绊绊长大了。你居然还要利用他去和一个残疾人联姻,你怎么做得出来,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当初怎么会瞎了眼,爱上你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上官老爷子也满脸惊讶的看过来。满脸的严肃:“上官英雄,怎么回事,你不是跟我说,严家的小女儿做完眼球移植,已经是恢复光明。是正常人了吗?”

上官英雄低下头,满脸尬尴,小声道:“移植手术是成功了,也的确恢复了光明,但只维持了一个月左右,再度失明,而且身体的排异反应十分严重。”

他还有句话没有说的是,由于药物的原因,严晴晴的身体快速在干枯过程中,现在已经不像一个少女。而像一个干尸了。要不是巨额进口药物在维持着,恐怕早就死了。

他起先也不肯的,但是严想给想了一个好办法,还说只要上官家肯娶的话,不但让她娶到一个美貌的妻子,还能得到严家全力支持。

沈瑕气的浑身只哆索,指着上官英雄都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满心的恶心,这样的男人,这样自私的男人。居然和她同床共计七八年之久。

她想想都觉得反胃。

“爸,小磊是您唯一的孙子,虽然说脾气坏了点,但心不坏。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您一定要为他作主呀。”沈瑕见上官英雄那儿完全说不通了,便直接跪到了老爷子的面前。

上官建国睁开眼睛,威严的看向上官英雄:“糊涂,小磊乃是我上官家唯一的继承人,怎么可以娶一个瞎子?”

沈瑕一听这话。立即有点放心下来,只觉得有希望。上官磊一直在旁边冷冷的瞧着。

只是上官老爷子下一句话,再度将沈瑕打入了冰湖。

“严家真是欺人太甚,一共有四个女儿,除了大女儿已经结婚,那个瞎子不算外,明明还有两个与小磊年龄相仿,为什么偏偏让小磊娶一个瞎子,分明是看不起我们上官家,想要让我们上官家成为京城的笑柄。”

他这一训斥,上官英雄立即低头说知道错了,不过上官家曾答应了,说只要表面上小磊与严晴晴结婚,陪着严晴晴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最后娶回家的一定是个健康美丽的姑娘。

这话自相矛盾,上官老爷子听不懂,上官英雄瞧瞧儿子和泪人似的妻子,便趴在父亲的耳边悄声说了几句什么。

他哪里想到,只要上官磊想知道,这房间包围方圆几里内的动静,都不可能逃得过他的耳目。

于是他的咬耳朵悄悄话,就跟大喇叭没有区别。

于是上官磊听见了这世上最恶心人的话。

“其实柳如烟是严晴晴同父异母的妹妹,柳诚和林雅也不是真正的夫妻,柳诚以前不过是严家的仆人,和林雅装成夫妻,共同照顾严家的另一个女儿柳如烟。两个人出生的时间只差一天而已,而且很奇特的是,两个人血型相同,还有五六分像,若再画上妆,就更像了。严家说了,只要小磊愿意和严晴晴订婚,并且陪她走过人生最后一段时间,等以后他们长大了,就让柳如烟改名换姓,顶替严晴晴的名字出嫁。这样的话,他们家女儿得到了陪伴,我们家也能得到助力,一举两得,何乐不为呢?”

无耻!

恶心!

上官磊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自家爷爷和父亲会在柳家了,为何不避及着些,就在柳家说家务事,原来早就勾结在一起了。

上官磊嘴角一勾,手指在袖子里轻轻绕了绕,只使用了一个小小的法术,就将这父子二人的话,一字不漏的传到了正在伤心的沈瑕耳里。

沈瑕原本还愣了下,朝四周打量,不知道声音来自何处,但当她听完内容后,再度暴起,朝着上官英雄扑过去。

“畜生,我告诉你,你休想利用儿子为你的前程作打算。儿子是我的,我们十年前就已经离婚了,当时法院是把儿子判给我的,你没有权利去决定他的任何事情,更别想卖子求荣!你们真恶心,你们真是太恶心了!”

上官英雄听见这话,脸色立即剧变,正打算要对沈瑕出手,堵住这女人的嘴,却突然感觉有一股泰山压顶的气势迫了下来。他竟然感觉喉口腥甜,直接趴在了地上。

这种气势?

上官英雄有些迷惑,有些恐惧,似乎在特殊小组的那些能人异士出现时。才会有的。

难道柳家还藏着什么高人?

他努力的四处寻找,却看见上官磊轻松的走了过来,一只手就把沈瑕抄起,抱在怀中,冷眼看着他。

上官英雄不明白。他都感觉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了,为何儿子却没事,妻子好像也没事。

“从今天开始,我上官磊和上官家恩断义绝,再无任何瓜葛,若你们再敢打我的主意,或是利用我的母亲朋友,那么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不念同姓之谊。”上官磊空着的右手,朝着空中一抬。

上官英雄立即瞪大眼睛。满眼惊恐,只见客厅里面的所有桌椅地全都离奇的漂离了地面,迅速的浮在了上官磊的手掌上方。

他手势作出拳头,就那么轻巧的一捏,空气中就发出了爆破声,一张张上等的好红木家俱,统统化成了碎木屑,四处飞溅。

其中一片还擦着上官英雄的脸飞过,划出老深一条血痕,痛的他死去活来。却不敢吱声。

上官磊的手一收,客厅里的气势立即收了大半,上官英雄总算感觉能呼吸了,惊恐的抬起头看向上官磊:“你。你怎么会?”

上官磊怎么会有这样神通的手段?

而且气势这么惊人,这么厉害?好像比他所知道的蔡玉燕还要厉害。

上官磊抱着已经哭晕过去的沈瑕,缓慢的走向门口,同时像身后有眼睛似的,朗声对着二楼的一家三口说道:“如果今天的事情,有半个字泄露出去。你们一家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管你们是谁的走狗,谁的情人,下场都一样,违逆着死!”

他脚下仿似轻轻轻一踏,地砖板全部都碎成了蛛纹状。

柳诚赶紧带着妻女吓的浑身乱颤,跪了下来:“高人请放心,我们绝不敢的,今天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小磊!”上官建国恍如才反应过来一般,眼中满是希望和狂喜,但见孙子背对着自己,根本没有答应,逐渐狂热又降了下去,声音里很有一些亲情的味道:“别怪爷爷,好吗?”

“我不怪您,反而要感谢您,若不是您,我不会有今天。”

上官建国老脸一红,他听出来上官磊这是在说反话。

他不知道上官磊是怎么成为修士的,但是据他所知,能够修炼的人,都可以长生。

就算不能长生,但也可以无病无灾,并且能焕发新生,最重要的是可以多活好多年呢。

他今年已经七十五岁了,就算天天用最好的营养品维持着,但身体各部分功能,还是止不住衰退。

年轻的时候,执行任务曾受过许多暗伤,现在也时时刻刻在折磨着他,让他生不如死。

如果小磊能把修炼的法术共享,那么他不但不会死,而且会变得年轻起来,甚至可以活的更久。

只要有他在,上官家就一定没落不了的。

看着上官磊离去的背影,上官建国的眼里绽放出热切的光芒。

客厅里的气势一收,上官英雄这才抹了下嘴角的血渍,从地上爬了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向老爷子告状:“这样的逆子,怎么配当我们上官家的人,爸,他不是口口声声,要与我们断绝关系吗?那就成全他,看看没有我们上官家当背景,他还能蹦跶多高。不过就是会些邪门歪道,还真以为自己很厉害吗?再厉害,是长枪短炮飞机导弹的对手吗?”

“啪!”上官建国猛然站起来,狠狠一耳光甩在了上官英雄的脸上,把他打的往地上再度一趴。

“蠢货!我早说过了,小磊是我上官家唯一的继承人。我们上官家就算再没落,也没到被人算计,娶个瞎子的地步。你真是糊涂,你这样做,万一被人落下口实,到时候反而会连累上官家。我看你这个位置还能坐稳几天?你立即跟严家说,联姻的计划作废!”说罢,老爷子也不用人扶,直接柱了拐杖,就要走。

柳诚赶紧跑下楼来:“老爷子,这样不好吧,两家不是说好了嘛。”

柳诚不拦不行呀,他虽然是严家的仆人,但是养了柳如烟这么多年,就跟亲生的没区别,也是疼的不得了。

当听说柳如烟能嫁给京城的上官家后,就等于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呀。

尽管是顶着严晴晴的名字,不过那又怎么样,能切实享受到的东西,能真实握在手里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他刚才看出来了,这上官磊本领高强,不但和女儿是同学,而且还救了女儿,说明他们天生有缘份啊。

如果上官家和严家不联姻,那柳如烟,就永远不能见光了,就永远只能是他这个小商人的女儿了。

“你们严家隐瞒在前,不实在后,真当我们上官家好欺负吗?上官英雄,你还磨蹭什么,还不赶紧走。”老爷子一声吼,上官英雄立即跟过来,只是满脸郁闷,脸色也不好看。

柳诚拦不住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

赶紧回屋打给严家,把这里的事情都说明下,让他们也随机应变啊。

柳如烟听完整个过程,心有疑惑,便追问柳母。柳母见瞒不下去了,便将她的身世告知。

当柳如烟知道,自己竟然是严家的私生女,还有可能会嫁给上官磊,眼中顿时闪过狂喜。

无论如何,她一定要促成这桩联姻!

上官磊是她的!(未完待续。)

PS:感谢迷儿的月票,么么哒~!

云和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常德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治疗白癜风医院南阳哪家好
湛江白癜风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