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伊利尔丹 第六章 偏远小镇 何塞

发布时间:2020-01-17 23:29:08 编辑:笔名

伊利尔丹 第六章 偏远小镇 何塞

炎炎夏日的午后,天空中笼罩着厚厚地乌云,雨水却迟迟没有落下来,就连山林里虫子都开始烦躁起来,突兀出现的震动由远到近,一共二十人骑着高大地黑马从山道上飞驰而过。

他们身上披着燃烧军团的制式暗红色风衣,风衣下配着他们每人最拿手的武器,他们所骑的黑马是第二研究所用魔法培育出来的异种,只有这**才能满足他们这支队伍高强度追捕的要求。

队伍在山口停下,赫谷?何塞用他那赫谷家族式的蔚蓝色眼睛审视下方建在山谷里的小镇,和其他队员所穿的黑色作战服不一样的是,他暗红色地披风下是一件英灵殿的制式白衫,袖口纹着英灵殿的标志。他的身上也没有携带武器,只有一本书和一支羽毛笔,他是作为英灵殿的随行人员加入这支队伍的,而非作战人员。

队伍里的其他十九人都是从铁堡前线抽调的最精锐地施法者,每人都曾在战场上击杀过巨龙,队长莱茵斯坦?帕维奇更是有着独自击杀七头巨龙的光辉战绩,把这些人聚集在这支队伍里只是因为他们所追捕的对象是比巨龙更危险的存在。

这是一个偏僻落后地山镇,城镇的风貌还停留在几十年前,从地方行政记录上看,小镇从属于东边的一座三线城市,镇民由人类和莫洛人组成,没有魔灵,没有值得注意的人,镇子与世隔绝,和外界的联系仅有一条山道,是理想的囚笼。

不过笼罩在小镇上空的那片乌云令何塞感觉到这事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他们一行人被召集到铁幕外最大的城市精灵之川,花了三个月终于追上了这片从都城飘出的乌云,越靠近这片乌云,他心里就越没有底。

在接下这个任务之前他仔细研究过大长老交给他的全部资料,山岳之主的小儿子亚?鲁迪和财政大臣的儿子死在了事故当晚,甚至没留下尸体,唯一的目击者是事故当晚和他们一起偷溜出去的四名其他权贵家的孩子,在他们的证词中是一名伪装成人类的魔灵小孩在魔化之后杀了他们,证词中有很多疑点和不明之处,但这些孩子毕竟都是权贵之子,他不能对他们用读心术。

何塞亲自到事故现场观察过,那一片街区完全变成了废墟,场面堪比被巨龙轰炸过一样,废墟上到处都残留着狂暴的魔力,不过幸好该街区的居民很少,加上事故当晚大部分居民都前往胜利广场参加庆典,只有两名魔灵重伤,九名轻伤,没有死亡。

从废墟上的血液中辨析到的陌生魔灵血液不属于帝国任何一支高等魔灵,对英灵殿当晚监测到的数据分析发现,引发事故的人的魔力甚至远远强于丹默生大长老,只有封存在英灵殿里的那份二十年前的数据才能与之相比。

帕维奇翻身下马,他身材高大,比两个何塞加在一起还要壮硕,浓密的络腮胡和他灰白的头发连在一起,他的右眼上戴着一块黑色的眼罩,眼罩下是一道从额头一直延伸到喉咙的伤疤,很难想象他究竟是怎样从这样重地伤势中活下来的,仅剩的左眼里,褐色地瞳孔在墨色地晶状体里难以分辨,他看着山下的那座小镇,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何塞上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还是在铁堡,那时候他正准备猎杀一头巨龙。

他转过身面朝他的队员们,像龙吼一样的沙哑地声音从他咧开地大嘴里传出,“都给我下马准备,十分钟自由活动,猎杀开始了!”

何塞对这个在铁堡被称为“野兽”的男人评价不高,他野蛮、嗜血、冲动、粗俗、蛮横,行事风格缺乏理性,按照蓉若的说法,这种人连脑子里都是肌肉。何塞看过他同来袭的巨龙交战,这个男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战术,他完全是冲到巨龙的面前和巨龙面对面的肉搏,然后拖着自己破破烂烂地身体站在巨龙的尸体上向别人炫耀他的战功,在何塞看来,他完全有能力在战友的配合下无伤拿下那条龙。何塞分析认为这大概和他的出身有关。

莱茵斯坦?帕维奇,出生于一个普通魔灵家庭,父亲原本是都城供能局的一个小职员,但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染上了赌博的毛病,欠下了一大笔赌债之后被供能局开除,随后终日借酒消愁,靠救济金度日,他的母亲因为忍受不了而最终离家出走,妻子的离去并没有唤醒老莱茵斯坦,他反而赌得更厉害了,终于有一天他的尸体在一家赌场门口被发现,死因是酒精中毒。糟糕的家庭状况让帕维奇成为了都城街头的一个小混混,终日在贫民窟敲诈勒索,父亲死后他做了一个令人没想到的决定,他走进了角斗场成为了一名角斗士,帝国的救济金可以保障一个魔灵的基本生活所需,没有魔灵会想去当一名丢身份的角斗士,但帕维奇不一样,他这样做并不完全是为了生计,更多的时候,他乐在其中,卷宗记载,帕维奇进入角斗场的第一天就挑战了最强壮的角斗士,他被对方打得很惨,肋骨断了三根,多处骨折,但就是这样他在倒地后居然还狂笑着抓着对方的腿,把自己的血抹到了对方的身上,对方最终因承受不了帕维奇的疯狂而认输。在这之后,这个以疯狂和嗜血著称的角斗士在都城角斗场里的崛起变得势不可挡,不论对手有多少人或是多么强大,他永远都是角斗场上最后站着的那个人,直到二十几年前,三个名不见经传的来自于江城的人类角斗士来到了都城,帕维奇第一次在角斗场里倒下了,倒在了互相搀扶的三个人类面前,他的面门被劈了一刀,据说连头骨都露出来了,没有人知道帕维奇是怎么在这样重地伤势下活下来的,在这次失败之后,帕维奇就从都城消失了,当他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名驻守在铁堡的燃烧军团士兵。

帕维奇的悲惨过去并没有引起何塞的同情,被自己的过去左右只能说明他的无能,在何塞看来,不懂得约束自己的帕维奇是一个糟糕的士兵,不过纵使如此,出于完成丹默生大长老交代的任务考虑,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个大块头中年男人。

他翻身下马,大部走向正在大口吞食干粮的帕维奇,后者面朝山谷里的小镇坐在一块石头上面,看不出他有任何紧张感,“莱茵斯坦,那片乌云下面的人,将是自‘禅道鸣’以后最接近王座的人,你最好…”

何塞还没说完就发现自己被帕维奇拉着衣领提了起来,吃到一半的行军干粮被扔到地上,他的独眼死死盯着何塞的眼睛,脸上的伤疤微微颤动,“你觉得我的实力不行,是么?”看着他的眼睛里的凶光,何塞很快意识到是什么让这只野兽炸了毛,他想起来在角斗场上击败了帕维奇的那三个人类在击败了帕维奇之后也离开了角斗场,从大众的视野中消失,几年之后,当他们再度出现时,他们已经成为了强大的施法者,被人们成为“禅道鸣”。

队伍里的其他队员都停下了手头的事,紧张的看着冲突的两人,不过作为当事人的何塞却没有任何反应,他冰冷地看着帕维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是的,从你过往的行事风格上看,你的冲动很可能会导致这次行动的失败。”他的声音和他的眼神一样冰冷。

实际上,何塞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对错,除此之外他永远也不懂得时宜,不会察言观色。因为他这样的性格导致他在都城得罪了很多人,丹默生只好把他从都城调到铁堡前线。

“用不着你操心!”帕维奇松开抓住何塞衣领的手,恶狠狠地瞪了何塞一眼,后者却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在原地整理自己被弄乱的衣服。

帕维奇走到石块边,捡起地上的干粮,一脚踏着石块,眺望山谷里的城镇,“有没有什么要顾及的地方。”

何塞整理完衣襟,从行囊里拿出那本厚厚地黑皮书和羽毛笔开始记录,对于帕维奇的问题,他都没有抬头,“顾及什么?”

“这样的天气,山里很容易爆发泥石流,不是么,尤其是这样的建在山谷里的镇子。”帕维奇的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何塞听完皱起了眉头,把头从黑皮书里抬起,他明白帕维奇的意思,利用泥石流把这座山镇变成一座天然的囚笼从战术上讲是一个完全合理的选择,虽然镇民的死伤将会比较严重,但在何塞看来,以这种数量的牺牲换取击败目标那种级别的施法者是完全合理的行为,没有任何错误,但出于某些个人原因,他还是提出了反对意见,“大长老吩咐,把和目标在一起的那个女性人类活着带回去。”

帕维奇偏过头扫了他一眼,咧嘴一笑,“我在燃烧军团接到的命令是格杀勿论。”

“这是大长老的命令。”何塞冷冷地看着他。

帕维奇脸上的笑意凝住了,他眼角微微抽搐,深吸了一口气,“那个女性人类是谁?”

“叶暮雨。”何塞回答。

“叶暮雨!那个叶家的人!?”帕维奇身上的愤怒毫无遮掩地涌了出来,“我们什么时候沦落到要按照人类的意志来行事了!”

何塞合上黑皮书,冷冷的看着他,“是的,就是那个叶家,另外,如果你说的那个人类是叶知秋的话,作为都城最高法院的陪审团一员,在某些特定环境下你的确需要听他的,而且不出意外地话,不用过多久,他就会成为络希王子的老师。”

帕维奇冷哼了一句,“居然让自己的儿子去认一个人类做老师,看来苍穹之主也是越来越不行了啊!”

“你刚才的话已经涉嫌侮辱皇室成员,我会如实上报的。”何塞转身走向自己的黑马最后一次整理自己的行囊,留下眼角微微抽搐的帕维奇站在原地,他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嘴里念叨着,“混账小子。”

双城市中医院
包头市中心医院
湖南白癜风怎么治疗
九江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癫痫病医院湖北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