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力皇 第九百三十章 我有责任

发布时间:2020-01-16 18:40:45 编辑:笔名

力皇 第九百三十章 我有

“不行!凌志,你究竟知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危险?就连前一任族长也是险些死在里面,更何况是你这一个只有大帝一重的人呢?不说族长不会答应,就算是我,我也不会同意的。∷八∷八∷读∷书,.2∞≠”天赐微怒道。

“师傅……”

“不用再说了,我心意已决,凌志,你起来吧,本来拜剑族是一向都不会管这家族纷争,千百年来都是任其而亡,只是这一次,为了能给你一个安定之所,族长才不得不顾规矩,你就体谅提炼他,好好的留下来。”天赐语重心长道。

谢苍天叹了一口气,凌志的性子,他自然知道,同样也能够明白凌志为何会想一人前去这危险的天龙洞,不仅仅是为了拜剑族,更是因为林茗的影响。

“女婿,你放心,以后谢家就是你的家,只要你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给你和若桐组办一个婚礼,并由此通告天下。”谢苍天有些急促道。

他不想凌志离开,至少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

若桐不禁担忧,她想拉起凌志,可她又不能去拉起,众目之下,抉择难已判定。

“不。”凌志摇了摇头,他刚想说着什么,面前一道强劲的灵力波动瞬间消失,他猛然抬起头,眼前哪有天赐的身影,就连这空气之中留下的气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师傅!”凌志站起身,他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目光凝向远方那渐去渐远的灵力波动,终于,只走了几步,停了下来,前者的速度已然超越了自身,无论怎么追,也是追不上。

他想要自己留在谢家,这其中也有他的道理,留在这里,不仅仅是给自己一个归宿,更可以躲避族内那如同飓风般暴躁的灵力波动。

这不是青年弟子就可以承受的,就算是他们几个长老,也是有些艰难。

凝视着远方,凌志微微低下头,他很想去拜剑族中看一看,钰,怜儿的事他并不担心,谢家也得到了暂时性的安全,有一句话说的特别说,短短岁月留住了真性情。

他和天赐之间又何尝不是。

谢若桐拉住了他的左手,暖暖的热流涌入后者的身躯,“别担心,夫...夫君,天赐长老这么强大,肯定会没事的,再说族内哪一个长老的实力不是超越大帝级别的,或许这一次,他们也同样能够封印真龙。”

她也不敢确定,毕竟在为数不多的家族中所记载着拜剑族中的大事,恰恰他们谢家就是这其中的一个,小时候就已看过这些记载的她,又怎会不知?

不说族长,就算是现在的凌志,也很难承受。

谢苍天走出大厅,“凌志,你就好好的听你师傅的话,留下来吧,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你还能够以青年弟子的身份重创拜剑族。”

凌志没有说话,他的目光依然望着那远方。

谢若桐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挥了挥手,谢苍天心神领会,他含笑点头,便朝着后院走去,在这大厅门前,就连仆人也不敢打扰两人的清静,各自悄悄的退去。

她靠着凌志,右手紧紧的握住凌志的手腕,谁都没有说话,目光都朝向了天赐离去的方向。

时间的轮盘悄悄转动,过了许久,凌志这才回过神,他先是一愣,而后拉着谢若桐的小手问道:“我保持这个样子,已经多久了?”

“大概两个时辰。”谢若桐微微一下道。

“啊!”凌志惊呼一声,他有些不敢置信,“我保持这个样子竟然已经两个时辰了,那你,岂不是陪了我两个时辰!”

谢若桐无声的点了点头,她拉起凌志的左手,将其掌心放在了自己挺翘的小胸脯上,虽然一开始还有些羞涩,可经过这几日同睡之时,不断的缠绵,早已习惯了有他的日子,左手放胸脯上时,她流露出的是已为人妻子暖心的微笑。

手掌心中那实质的柔软棉感触动着他的心弦,他转过身,右手一把环住了谢若桐的腰,将其细嫩的身肢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怀中,零距零感受着呼吸的急促,尤其是谢若桐那挺翘的胸下,一颗心脏正彤彤跳动。

“凌志,你怎么了?”谢若桐一下慌了神,在这议事大厅前,在这是个人都能够看到他们的地方,凌志竟然不顾众人的眼神,一下子将她抱在了怀中。

有些尴尬,也有些紧张。

凌志靠近她的耳前,轻声呢喃:“没关系,反正他们也已经习惯了,就这么让我抱着,抱一会就好。”

谢若桐张开双臂,顺着凌志的腰部慢慢环住,口中轻声道:“嗯。”

她知道他为何如此,但她不说,一个暖心的拥抱便能化开千年冰山。

两人互相拥抱,互相靠着肩膀,那些刚想来这守卫安全的仆人看到这一幕,不由的赶紧退下,凌志的威名早就深入他们的内心,唯恐自己做的不对,给其添麻烦。

几息过后,凌志松开了双臂,这一个拥抱,他抱的很满足,也很开心,至少先前包裹住他内心的愁云已然消散。

谢若桐娇俏的小脸越发的红润,她伏在凌志的心头,感受着他炽热的胸膛。

“若桐,谢谢你,其实刚刚...嗯...”话还没说完,一根白皙的手指抵住了他的嘴唇,在他的耳畔,极其温柔的声音响起,“不需要和我解释,我明白,我只要做你的寄湾,一切便安好。”

凌志微微一笑,眼前的谢若桐早已不是曾经那个不懂世常的青年弟子,而是一个熟知夫君心境的妻子,她似乎没有了心计,没有了傲气,有着只是给夫君一个为温暖的心灵。

……

“钰姐姐,你说凌志哥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一个不满的声音在这后山间响起。

钰强装笑容,她本想一直在天字住宅区等待着凌志的回归,可谁又曾想到,在昨日,天赐竟然突如其来解散了住宅区,不管青年弟子有多么的不愿意,可看他心意已决,也是着实的无奈。

广东省中医院罗冲围门诊部怎么样
新疆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中医医院怎么样
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邢台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