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宅师 第468章 地窖,地宫!

发布时间:2020-02-15 21:09:58 编辑:笔名

宅师 第468章 地窖,地宫!

“连自己人都不知道真正的墓穴在哪里,其他人想套问都套问不出来,根本不可能盗到真正的墓穴。”包龙图赞不绝口:“太绝了。”

“波哥,你们家族的祖训上,应该有这方面的记录吧。”方元提醒道:“不是直接标明,而是拐弯抹角的训示。”

“我想想……”何春波仔细琢磨起来,忽然眼睛一亮:“对了,的确有一条祖训,规定后世子孙不能频繁修缮宅第,非有必要重建,也只能在宅第原址按照原来的样式复原。”

“那就对了。”包龙图兴奋道:“宅子底下,绝对有蹊跷。”

“我宁愿没有蹊跷。”何春波脸色微白,喃声自语:“我可是在这里住了十几年的……”

“呃……”包龙图立即想到,如果换成自己在坟墓上住了十几年,那是什么样的感受。反正他不寒而栗,连忙拍了拍何春波的肩膀以示安慰。

“波哥,不要多想了。”包龙图连忙转移话题:“丸子,波哥祖宅很宽敞的,要是有墓穴,应该会在哪个位置?”

“我研究一下。”方元沉吟起来,慢慢在断壁残垣上度步。走了片刻,他忽然停了下来,若有所思道:“包子,这个地方,应该是天井吧?”

之前他们与其他设计师来这里勘探过,甚至还收集了数据,把宅子的基本构造还原出来。不过那是好几天以前的事情了,方元的记忆也有点儿模糊了。毕竟这不是他负责的区域,也没有多少印象。

不过这里可是何春波的祖宅,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所以很肯定的回答道:“没错,这里就是天井,中间院落的天井。”

“是天井就没错了。”方元笑道:“天井是纳气之口,特别是四水归堂形制的天井,集四面八方之气容纳于身。最适合滋养穴场了。”

说话之间,方元招呼两人帮忙把堆叠天井的断垣残壁清除干净。片刻之后,一块方方正正并镶嵌了一些鹅卵石的天井,顿时呈现在他们的眼前。

一般人家的天井。向来是以干净平整为主,很少会镶嵌什么东西。但是何春波祖宅天井之中,却镶嵌了一些较细润的小鹅卵石,并且形成一个巧妙的阴阳图案。

“果然有谱。”乍看之下,方元喜形于色:“人死了以后

,自然是要以阴阳为界。天井为气口,在气口之中设立阴阳玄关,寓意深长啊。”

此时,何春波喃声道:“我一直以为,这些鹅卵石只是为了防滑而已。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深意。”

“丸子,你是说,墓穴就在天井的底下?”包龙图兴奋之余,也有些迟疑:“不过天井好像很坚固的样子,要挖开看看么?”

“呃……”方元也有些为难:“挖了。那岂不是成了盗墓了吗。”

“不挖,怎么知道底下有没有真墓?”包龙图反问一句,也说得很有道理。

一时之间,大家纠结起来,左右为难啊。种种征兆表明,在天井底下很有可能是真正的墓穴,问题在于没有确凿的证据。一切都是猜想罢了。反过来说,要找到确凿的证据,就必须把天井挖开看看。但是这样一来,打扰了死者的安宁,与盗墓又有什么区别?

总而言之,这件事情就陷入了悖论之中。就好像是一个循环的怪圈,让大家跳不出来。

“真是难啊。”包龙图头痛道:“怎么想做点事情,居然这么难呢。”

何春波脸色变了又变,突然说道:“挖吧,挖开看看。要是有什么。祖宗怪罪起来,自然由我一力承担……”

对于一个守墓人来说,得知自己守卫的坟墓有可能是一座疑冢,他心里肯定不是滋味,急需了解事实的真相。反正在何春波看来,他已经足够叛逆了,不介意再叛逆一回。

况且,他们又不是真的想盗墓,只要确定底下有墓,看到封土之后,就立即把土埋回去。尽管这也是对于死者的不尊重,但是相比心中的疑虑来说,又只能算是小事了。

“如果真挖到了墓,打扰了死者的安宁,大不了我留下来多守三年,日夜焚香祭拜赎罪。”何春波咬牙道,看来是下定了决心。

“波哥,不要冲动,我再想想。”方元伸手阻止,若有所思。

“想什么,这事还有什么好想的?”包龙图不解道:“难道你还想着地上裂开一条缝,好让你钻进去啊。”

“这个可说不准。”方元目光微转,忽然问道:“波哥,我记得在天井的旁边,应该是一个仓库,没错吧?”

“是啊,就是那里。”何春波顺手一指,也有些迷惑:“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在仓库之中,有没有地窖之类的空间存在?”方元笑问起来,表情也有点儿期望之色。

“地窖?”何春波一怔,下意识的点头:“有啊。”

“真有……”方元顿时惊喜交集道:“快,快带我们去地窖看看。”

包龙图眼睛溜溜一转,立时反应过来:“丸子,你是觉得,在地窖之中,有通往地下墓穴的入口?等等,地窖,地……宫,擦,怎么忘记地宫了。”

霎时,包龙图脸面涨红,十分激动道:“地宫啊,但凡大墓,肯定有地宫。不管地窖有没有通往地宫的入口,但是距离肯定相当接近,方便挖掘啊。”

“聪明!”方元赞许起来:“我就是这么想的。”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啊。”何春波呼吸有些急促,急忙朝附近一堆断壁残垣奔去,然后拨开一些砖瓦石墙,再掀开一个铁板大盖子,就可以看到地窖的入口。

在掀开盖子的一瞬间,一股沉闷腐朽的气息立即弥漫出来,让人掩鼻而退。

方元捂着鼻子打量,只见地窖比较宽敞,大概二十平方左右,两三米深,有固定的梯子作为台阶下去。不过由于荒废好多年了,地窖里头也没储藏什么粮食,就堆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在等腐朽气息挥发的时候,包龙图顺势开玩笑道:“波哥,你确定这里是储藏粮食的,而不是钱库银库?”

“钱库不在这里。”何春波随口道:“在卧室旁边。”

“咦,真有钱库啊。”包龙图颇感兴趣。

“有库没钱!”何春波忍不住笑道:“就算有钱也轮不到你,我早掏空了……”

“唉,也不给我留点。”

在瞎扯之中,腐朽的气息逐渐淡化了,新鲜空气充塞整个地窖,三人也随之小心翼翼顺着梯子钻了进去。

站在地窖里面,方元观望起来,只见四面是厚厚的石壁,只有一个通向外面的出入口。除此以外,四壁密封,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左边就是天井方向。”方元比划起来:“也就是说,如果要有问题,那么这一堵墙的嫌疑肯定最大。”

包龙图立马走了过去,然后伸手在墙上摸索起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把墙壁每一寸面积都研究了一遍,可惜一无所获。

“包兄弟,你这样不对。”与此同时,何春波站了出来,右手在背后一抄,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大锤子。

锤子在手,天下我有!

适时,何春波双手一抡,大锤子立即砸在那堵墙壁上。然后大家就听见轰鸣的震荡声,墙壁上的石皮也哗啦啦的掉落。

片刻之后,一层厚厚的墙皮剥落了下来,包龙图眼睛很尖,立马发现了端倪,惊喜交集的指着角落道:“大家快看,几块石头好像陷下去了。”

方元连忙看了过去,就知道包龙图说得没错,在大锤子的震力作用下,石壁其它石头十分稳固,唯有角落的几块石头,竟然有崩塌的痕迹。

这一瞬间,何春波自然明白应该怎么做了,立刻抄起大锤子,用力朝那几块石头砸去。轰隆几声,几块石头突然崩裂,形成了一个幽暗的缺口。

“果然不出所料。”包龙图欢呼雀跃:“就是这里……”

何春波也喜上眉梢,急忙放下大锤子,顺手把缺口里面的碎石清理干净。稍微打量就可以确定这是一条隧道,而且隧道的容积不小,一个成年人轻松钻爬进去也不担心卡着。

看到隧道之后,对于宅下有墓穴的判断,也可以由半信半疑上升到十有**了。三个人耐心的等待,确定空气已经在隧道中流通了,这才先由何春波钻进去查看情况。

方元和包龙图,就守在外面放风。几分钟之后,他们就听见隧道之中传来了清晰而强烈的咳嗽声。声音传来,两人对看一眼,更加欣喜。

又过了七八分钟,何春波激动兴奋,惊喜交集的声音隐约飘来:“方兄弟,包兄弟,你们快进来……”

“成了,绝对有门。”包龙图笑逐颜开,二话不说就钻了进去。

方元自然跟在后面,通过笔直的隧道,爬了两三分钟,然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十分宽敞的空间。何春波就站在其间,打开了探照灯指引两人进来。

“波哥,就是这里了么?”包龙图轻声问道,自然而然环顾起来,忽然之间他发现头顶上面好像有什么情况,然后下意识的抬头一看,瞬间就惊呆了:“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