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流年诱惑的代价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3:53 编辑:笔名

(一)  这一场大战,足足拼斗了三个时辰,黑衣人险胜一局,才把着灰衣的对手制服。看到大弟子赢了,南台上的杜梨児悬到嗓门边的心终于落下来了,他也终于具备了资格,有望成为第三位南郡国武林盟主后备人选了。这时,正北边金黄旗下“咚咚咚”响起一阵金鼓声,一共二十一响。一响尘埃落定,一条影子飞掠而下落在场中,原来是南郡国王府里的首席武官敖竺,他展开一张黄锦,念道:“经过半月八十一场的比赛,胜负已定,获得前三名的门派,具备了南郡国武林盟主人选资格。这前三名是:松花水家、程南山派、京城杜府。南郡国武林盟主决赛于下月30日举行。钦此!”收起黄锦,敖竺抬起头来淡淡笑道:“请三家上台领取国王亲笔写的掌门大赛参赛帖子!”  敖竺话音刚落,“嗖”“嗖”“嗖”,场上稳稳落下一蓝一白一黑三条人影。  众人一看,瞬间掌声雷动,喝彩声不断。  站在中间的年龄稍长的蓝衣人,年方五十左右,苍桑的脸庞上方眼睛炯炯有神,背后一把长枪,正是程南山派左廊老。他的程家枪二十一式使得出神入化,鲜有对手。他左边的那位中年人,英姿焕发,一身白衣,腰挎一把弯月剑,浓眉大眼,威严不可犯的模样,他正是松花水家水尚飞,他的三十二式弯月剑法名扬天下,这次他是一位保持全胜的选手。蓝衣人右边的那位黑衣人,一双鹰一样的眼睛,似乎要把人看穿了,他背后插着一把把柄很长的刀。他就是京城杜府长刀门杜梨児,他的杜家刀法令多少英雄豪杰无法近身。  敖竺见三位到场,瞥了一眼三位脚下,硬生生地踏下,甚是骇人,然敖竺何许人也,南郡国王府高手,他细心一瞧,似乎水尚飞功力略胜一筹。发完国王亲笔写的掌门大赛参赛帖子后,敖竺陪同南郡国王,在王府卫队的护卫下,浩浩荡荡地离开赛场了。   之后众人也一哄而散。  左廊老、水尚飞和杜梨児互相抱拳作别,微笑着告辞:“下月30日再见!”之后,各带领自己的人马,离开比赛场了。  却说京城杜府长刀门杜梨児并未直接回府,而是只带领他的两儿子杜龙、杜虎直接奔敖府而去,大队人马由他大徒弟马塔偎领着回府。他的这两个儿子,也是当今武功高手。  却说敖府门口,早有敖家仆人在那儿等候,直接领他们进入敖府客厅。仆人给他们泡好茶,说:“杜掌门稍候,我进去给老爷通报。”一会儿,仆人出来说道:“请杜掌门一人到密室,老爷在那儿等你。”说完领着杜梨児进了敖竺的密室。  一个时辰后,杜梨児走了出来,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 杜龙、杜虎正要询问,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走了,回家再说。  路上,刚才在密室里的情景还不时地在杜梨児眼前闪现。  这敖竺是南郡国王府里的首席武官兼任案巡官,在王府里,武功算是第二号人物。一号人物是南郡王的贴身保镖魏哒。这敖竺虽然武功高强,却是贪婪淫盗之辈。杜梨児深知这一点,这几年没少送他绝世珍宝,民间美女。所以杜府与敖府的关系一直很暧味,暗中勾勾搭搭,京城里的人无人不知。松花水家水尚飞就不服气杜梨児这点,认为练武之人应该有武德,卑躬屈膝令人不齿,所以水家与杜家几乎很少来往。程南山派左廊老是一个和事老,既不得罪杜家,但也不与他们走得近,虽然敬佩水家,却不愿公开表现出来。然而左家独儿子左博豪却喜欢上了水尚飞的小女儿水溪儿,很多老百姓认为二人金童玉女,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左廊老与水尚飞也没异议,任由他们发展。  密室里,敖竺给杜梨児分析了三家的关系,指出靠硬过硬比赛只有松花水家水尚飞能够胜出,杜梨児与左廊老都不可能赢他。所以目前的主要对手就是水尚飞。令杜梨児灰心丧气的是左廊老的爱子与水尚飞的爱女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杜梨児深知形势不利,也深知敖竺与水尚飞不是一路人,他也不愿南郡国武林首届盟主之位落入水尚飞之手。杜梨児心里对盟主之位志在必得,他就向敖竺直接表达了这意思,请求他的帮忙,并说事成之后重谢,给他献上杜家的“七眼蓝玉”戒指,并说自己府上的翠儿丫鬟向往到敖府,愿意送上。敖竺听了大喜过望,“七眼蓝玉”戒指和翠儿他都见过,都是绝代佳品,想到翠儿娇滴滴的模样,不免心神荡漾,不过自己的情绪没有显现出来。他对杜梨児的心思了如指掌,其实自己也不愿意让水尚飞坐在盟主之位上,且不说他与自己完全是两类人,关键是对自己没有一丝好处。敖竺眼睛珠子一转,附在杜梨児耳边,如此这般一番,只听得杜梨児连连点头,眼露杀机。  “爹,到了!” 杜梨児缓过神来,一看已经来到家门口了。   (二 )  却说水尚飞在京城参加南郡国武林盟主人选资格比武大赛获得准入资格后,一路兴冲冲地往家赶。京城距离松花水家寨五十里地,不用多久,就远远地看得见寨子了。水尚飞在马背上双腿一夹,顺手扬鞭在马屁股上一拍,口里喊道“驾!”催马朝寨子的方向疾奔,众人也纷纷扬鞭跃马,绝尘而去。  松花水家寨,位于海子河畔。海子河常年四季水流不断,润育着两岸的一草一木,一村一寨。松花水家寨就是其中的一个大寨子,处于海子河的中游一带。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海子河滋养了这一方百姓,他们视海子河为母亲河,爱护有加,海子河常年清澈见底,即使山洪暴发,不用多久,河水自然回清浪静。河岸往东,巍巍海子山脉蜿蜒曲绕向远方延伸而去。这儿山青水绿,半山坡上绿树成荫,山脚坝子里,就是松花水家寨了。寨子里的水府,位于大寨子后面,靠山坡。也许,很多人不知道这儿的秀丽风景,但提起松花水家寨,却无人不晓。因为松花水家水尚飞武功盖世,闻名全南郡国,江湖上提起他的名字,无不敬仰,既敬仰他的深不可测的武功,又敬仰他的人品。他乐于助人,闻名遐迩。   此时已进入九月了,水府大院里,各种各样的菊花盛开,千姿百态。   水家演武场上,一个身着雪白衣裳的少女,正在练剑。在她旁边,一个小女孩远远地站着,一只手端着水,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块布巾。白衣少女练舞的身姿优美极了,一招一式,暗藏奇妙,精美绝伦。稍后,她收起剑,微微娇喘,走过去喝了一口水,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刚练过剑的她,傲挺的胸脯微微闪动着,绝美白皙的脸颊透着一片红,黑黑的双眸在流转间,散发出天然的魅惑,齐及腰身的一头黑色秀发丝丝柔顺地披在圆润的双肩之上,练武穿的紧身衣裳,把她那玲珑丰满的娇躯展现得一览无余。她就是水家水尚飞的小女儿水溪儿,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她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姐姐已嫁人,远嫁乌蒙山芍药派阿洛杉的大弟子罗铁;哥哥还未婚配,此时跟父亲水尚飞赴京城参加南郡国首届武林盟主预赛,夺取决赛资格。按说今天该回来了,虽然这次报名参加的江湖门派有九家,但她相信父亲、哥哥和大师兄必胜。她也担心伯父左廊老和他,想到这儿她俏脸微红,他,左博豪能不能战胜对手啊……  院子外面一阵马蹄声,打断了水溪儿思绪。“爹爹来了!”她赶紧冲出门去。  回到家后,看到爹爹忙着接待周围一些关系不错的门派的祝贺,就缠着哥哥水天佩,要他说说京城见闻和比赛情况。水天佩大谈特谈京城的繁华和比赛的惨烈,故意隐去伯父左廊老和左博豪的一切情况。直到看到妹妹求饶并答应给他三个愿望才一五一十地全盘告诉她了。  水溪儿听了高兴得跳了起来,瞬间又愁云密布,她说:“那下月决赛岂不我们家与左伯父家在赛场上见了,真不敢想象啊!”  水天佩哈哈大笑:“傻丫头,正式比赛时,是国王直接当裁判,主要比暗器、内力、肉搏,不用刀枪剑棍的,而且是点到为止。”  水溪儿转忧为喜:“这还差不多。”  水天佩故意怒道:“坏丫头,你是担心他吧?”  水溪儿给了哥哥一个白眼:“哥,看你气妹子的。”  水天佩“哈哈哈”大笑:“好,好,哥是逗你玩的。”  次日早上,水尚飞召集水府上下三百余人到演武大厅,先通报了这次比赛情况,随即做了交代,要求大家努力习武,在外保持低调,避免节外生枝,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同时安排自己的几个武功高强的弟子轮班昼夜巡逻,加强戒卫。  重阳节这天,每年水家全院上下都要在重阳节举行赏菊花游园活动,并共进晚餐,吃羊肉汤锅。今年也不例外。水家花工早就忙碌起来了,把全院的菊花修剪得整洁漂亮。一眼望去,五彩缤纷的菊花在阳光下显得绚丽多姿。那一朵朵,一簇簇,红的、白的、黄的、玫瑰色的,酱紫色的菊花盛开,千姿百态,争奇斗艳,就像是节日的焰火,欢庆水家获得了南郡国武林盟主后备人选资格。  正午时分,几匹快马飞驰而来到水府大院门前。领头的一个年轻人从马上一跃而下,其他人跟着从马上下来。这个年轻人一身蓝衣,身背一杆长枪。下马后就领人径直往大门走了进去。门卫一看,这正是左家公子左博豪,忙往里通报。很快水天佩、水溪儿兄妹两个就迎了出来。   来到客厅,左博豪先拜见了水尚飞,递上了父亲左廊老的书信,并叫随从把礼物放下。几个随从放下礼物后就拜别左博豪,走了。“家父还安排他们另有要事。”见水尚飞提议留他们吃完饭,左博豪快速回答道。  “爹爹,你们的事说完没有?我要与博豪切磋武功。” 水溪儿娇喝道。  “哈哈哈!完啦,没有什么事了,你们去玩吧。记住,准时来入席。” 水尚飞说完,站了起来,向里室走去。   左博豪一直目送他离去,被水溪儿拉着:“博豪,你发呆了,走吧,我们出去玩。”  “博豪,我看你今天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是不是心里装着其他人了?”水溪儿撒娇道。  “看你说的,溪儿,走,我们好好玩玩去喽!”左博豪拉着她的手就跑了出来。   (三)   两人在院子里玩了一阵,又到演武场对练了一阵剑。   左博豪擦擦汗,说:“我们比试一下轻功如何?你来追我。”说完展开轻功从竹林后面暴走。  水溪儿嘻嘻一笑:“轻功你不如我,看我追你。”说完望着那背影飞掠而去。  几纵几下,水溪儿就追上他了。左博豪汗淅淅地说:“不愧是水叔叔的女儿。”突然鼻子嗅了嗅,问道:“这是什么味道?这么香啊?”   “你昏头了?你应该熟悉的。这儿是厨房,这香味是厨房里飘出来的,馋猫!”水溪儿拧了一下他。  左博豪说:“我肚子还真的饿了。今天赶了这么多的路。又玩了这么久。”  水溪儿拉着他:“跟我来。”  “哦,是小姐啊!”厨师见了笑着说,说完抬着一锅水到另一边去了。  水溪儿拉着左博豪来到厨房里面。这儿的厨房好大呀!左博豪暗自惊叹道,比我家的还大。他到处看,边看边赞道,他看到了灶上煮着的一大锅羊肉。水溪儿喊道:“博豪,别去那边了。我找到了,这一摞蒸笼里全是鲜肉包子。先拿几个吃着。”说完就拿了两个递给走过来的左博豪。  左博豪边吃边说:“好香啊!”   “淌口水了吧?”水溪儿边说边刮脸,羞他。  二人从厨房里出来,水溪儿就拉着他去看菊花。满院子的人,都在欣赏菊花。左博豪远远地看到水尚飞在他妻子和水天佩等人的陪同下观赏菊花。左博豪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表情。  太阳偏西了,不一会儿就落山了,只留下红彤彤的一片彩霞。  水家全院上下正在吃饭,猜拳喝酒,一片热闹、欢庆的氛围。  天渐渐黑了,月亮悄悄钻出来了。江湖闻名的令对手闻风丧胆的水家水尚飞,不是神仙,不可能先知先觉。他并没有感到一丝不安,反而是哈哈大笑,开心地与家人、他的徒弟们豪饮。水家上下都不知,一场轰动南郡国的惊天惨案就要发生了。  水家寨外,数十条黑衣蒙面人正往水家大院疾奔而来。  突然,一阵风声,四面八方都有黑衣人落入院内。  水尚飞惊叫:“不好!”正要起身,却酸软无力,他心里大惊:“中了暗算!”  “哈哈哈哈!江湖上从此没有水家水尚飞了!”从房上飞掠而下的蒙面黑衣人瓮声瓮气地说道,并未停下脚步,一直走到水尚飞面前,手里长剑一送,直刺入水尚飞胸膛。水尚飞手指着蒙面人断断续续地说:“是……是你!”说完就断了气。蒙面人手一挥,凶残的杀戮开始了。  不知啥时开始,天空乌云密布,月亮早已消失,一阵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大雨倾盆而下,夹杂着豆米大的冰粒,无情地击打在地上,刚刚还是鲜艳夺目的菊花,瞬间成了残花败柳,一片狼藉,闪电光下,分明看见从水家院子里流出来的水全是红色。  早有探子向南郡国报告了这灭门的惊天惨案,国王震惊,大怒!急传敖竺进见,下旨命他火速破案,给国人一个交代。  在通往程南山的一条小道的一个隐蔽处,有一座年久失修的破庙。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女被捆着,酸软无力地躺在一块木板上,她旁边坐着一个蓝衣少男。 共 1258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的发病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