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ClairdeLune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8:46:01 编辑:笔名

“那你说我们能吃什么啊?”    “生姜。”    “生姜?你没事吧,是不是又发烧了?”轻轻按上他的额头,温温的,有点疲惫,又被雨淋坏了吗?“泽,以后,不要再淋雨了......”杯子倒了,水流出来,弄湿了桌布。    “小姐,没事吧......”    “走开!没看见我在和泽吃饭吗?!”    “对......对不起......”    “又是水,又是生姜的,你到底什么癖好啊......”把杯子扶正,放回他的面前,痴痴的笑着,“泽,干杯!”        “晓,我又让你担心了吗?”    “什么‘我又让你担心了吗’?你怎么能说的那么轻松呢?”    “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还是受伤了,你还是不回家,你还是淋雨,你还是发烧了......”什么啊,什么啊,为什么总是这样?一个人缩在床角,明明很害怕,却还要那样仔细地听那令人不安的雷声,却还要在肆虐的雨声里寻找你回家的的脚步声,却还要担心你是不是又流了很多血......泽,当我被淹没在一片黑暗里,我可以听到你的声音,你在叫我,你说,晓。我甚至可以看见你的影子......可是,我触摸不到你,你不在。我总是看见你满身的鲜红,你说过的吧,保护我?可是,你总是让我担心。        桌前的你就这么呆呆地看我发酒疯,你看,那些服务生,他们都认识我了呢,他们一定觉得很倒霉,因为我这个疯子三天两头在他们的地方大喊大叫。        旭真的很讨厌,他一直跟着我,连我去厕所都恨不得跟去,连我们约会他也要在旁边很明显的地方当超级电灯泡。现在他又在那里了,你要不要上去揍他一顿咧?    可是泽,你也让我很讨厌,你就看着我被那个白痴旭架走,也没有动一下身子,你好可恶,亏我还为了你把那个服务生臭骂了一顿,他可是以前暗恋我的同学呢,你害我要被他记恨了。          我逃走了。    我跟旭说要去厕所,于是我逃走了,这个超级跟踪狂,终于被我甩掉了。哈哈,我很厉害吧?等我再回到那里的时候,你却已经不见了,连说都不跟我说一声,你就留下我一个人,被旭架走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我会回来的吗?你怎么可以不等我呢?    泽,我很凶很凶地问那个服务生同学你去哪里了,他就是不告诉我。所以......我真的把他揍了一顿......你不要得意我为了你揍了这辈子暗恋我的人,我跟他说了,想出气就揍你好啦。        既然你已经不在了,我只好回家了。    可是......前面有人打架哎?要不,我们去把他们摆平吧?告诉他们打架不好,又痛又丢脸——比如你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    劝架还挺累的嘛,明明自己不想,却不得不和他们扭在一起。害得我......咝——疼死我了。我的手流血了。    “晓,疼吗?”    “废话,你要不要试试看啊?”    “还说呢,要不是我及时出现,你早就变成孤魂野鬼了。”    “切......不过......你这次要跟我回家!”一把抓住泽的衣服,我用力把他往家里扯。            “晓,你的手破了......”    “没事,旭。我刚刚和泽劝了一次架,不小心弄的啦......”    “泽。泽呢?”    “咦,刚还在的呢......我好饿啊,你煮东西给我吃吧?”    “嗯,包扎好了。下次再这样,不光我,泽也饶不了你,劝什么架啊......”    “好啦,你快去煮东西啦,我要饿死了。”    ......    “好了吗?你煮东西怎么总那么慢啊,它们是你小孩吗,不舍的煮?”我从桌边站起来,朝厨房走去。    “嗒、嗒、嗒!”锋利的刀片压在西红柿上,红色的汁液在夜晚的灯光下显得很魅惑......    “啊——泽!泽流血了!很多很多的血......”    “晓!”旭放下刀,朝我跑过来。      ClairdeLune      月光。    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泽笑着,他叫我,晓。          “晓,晓你冷静点!”    旭安抚着她,早在很久以前,这个女孩的世界早就崩塌,他看着她一个人在餐厅,对着对面的一副空餐具,叫啊闹啊,他心疼地一边帮她包扎伤口,一边听她说自己和那个已经不存在了的人怎样替别人劝架......        月光,掉落在地板上,好像摔了一地的浓郁的夜百合......   共 19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科学食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地区看癫痫疾病的费用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