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无上圣王 第五百六十六章 摆渡人

发布时间:2020-01-17 19:11:06 编辑:笔名

无上圣王 第五百六十六章 摆渡人

“还没做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叶晨自信满满的説道,“既然xiǎo兽能够吸收毁灭之力,那就表示毁灭之力是可以被吸收用来修炼的,只是我没找到方法罢了。”

“那我问你,你怎么找方法?”镜心无力的説道,“从古自今都没人修炼毁灭之力,你上哪找方法去!”

“谁説没有?刚才xiǎo兽不是吸收了吗。”叶晨看了一眼镜心説道,“反正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找diǎn事做,也好尽快回到幻龙大陆,回到无天上镜,从天庭手里救出父亲。”

“随便你好了!”镜心知道自己劝不住叶晨,只得放弃了,“反正你xiǎo心一diǎn,御龙归字诀已经这么厉害,如果实在无法吸收毁灭之力的话就不要勉强了。”

叶晨呵呵一笑,diǎn头答应道:“我又不是傻子,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找死?”

“哼,见得多了!”镜心没好气的説道,“最近一次就是贸然闯入九幽,又贸然去偷三生石,而且还想逆天改命帮你龙玉空间里的那个xiǎo丫头复活,不是找死是什么?”

叶晨老脸一红,尴尬的咳嗽道:“那什么,这个不算……”

“那我们説远的……”

叶晨缩缩脖子,索性把镜心收回了自己体内,免得他再揭自己的老短。

看着熟睡的xiǎo兽,叶晨也把他收到了龙玉空间里,自己则盘坐在三千须弥xiǎo世界中看着四周的毁灭之力发呆。

叶晨不得不承认,毁灭之力的确十分强大,好在毕竟只是无主的力量,没有意识,不会主动攻击,否则叶晨的三千须弥xiǎo世界早就被毁灭之力摧毁了,叶晨也将会死在毁灭之力中。

然而这却更加坚定了叶晨想要收服毁灭之力的想法,只要能把这种强大的力量炼化,叶晨的实力便会成倍上涨!这就好比一个桶,一个桶里装满金子,一个桶里装满银子,同样都是一桶,但装了金子的那个却更加值钱。

现在金子有了,桶也有,叶晨要做的就是怎么才能把毁灭之力这些“价值连城的金子”装到自己这个桶里。

“好好想想,肯定会有办法的……”叶晨眯着眼睛,喃喃的説道。

叶晨xiǎo心翼翼的用元气包裹着一团毁灭之力托在掌心细细的观察起来。叶晨只能摄来指甲盖大xiǎo的一团领域之力,黑漆漆的,在叶晨掌心躁动不已,还试图冲破叶晨的元气束缚,叶晨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一xiǎo团毁灭之力有多强大,仅仅是这指甲盖大xiǎo的一diǎn,其中所蕴含的威力恐怕足以媲美一个真圣境五重的强者全力一击了!

迟疑了半晌,叶晨决定先尝试着吸收一下这团毁灭之力。虽然叶晨刚才説的自信满满,似乎鲁莽行事的样子,但实际上叶晨比任何人都不想死,所以吸收这团毁灭之力,也是xiǎo心翼翼的用元气包裹着进入体内。

毁灭之力一进入体内便马上躁动起来,不停的在叶晨经脉中游走,试图破坏他的经脉。

好在毕竟只有那么一diǎndiǎn,以叶晨如今涅槃境四重的肉身,还是能够抵挡的。

叶晨尝试着炼化这一xiǎo团毁灭之力,只是这毁灭之力却和叶晨的元气水火不容,两边才也接触,马上就针锋相对起来,根本就无法祭炼。

叶晨只好将那团毁灭之力逼出经脉,重新凝聚在掌心里。想了一会,叶晨最后决定换个办法,他用元气将毁灭之力变成如同发丝一般粗细,一diǎn一diǎn的吸收入体,想要炼化。

然而却还是以失败告终,毁灭之力就好像是莽夫一样,不管自己是强大还是弱xiǎo,只要一进入体内,马上就会和叶晨体内的元气“打”起来,最终结果却是被叶晨的元气逼出体外。

叶晨只好把元气控制在丹田里,不让他们出来,然后再次将毁灭之力吸收进入经脉中,然而毁灭之力却完全不受叶晨的控制,进入叶晨的经脉之后,只是四处游走,不停的冲击着叶晨的经脉。

虽然这并不能给叶晨造成伤害,但还是让叶晨气息紊乱,只好再次将其逼出体内,凝聚在掌心里。

“我还就不信了!”三番两次的失败,叶晨倔脾气也上来了,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找到炼化毁灭之力的办法。

好在叶晨有的是时间,而四周则有的是毁灭之力。叶晨索性直接在地面挖了个洞,随手布下几个禁制,开始闭关参悟毁灭之力。

忘川河是九幽冥府最有名的地方之一,传説上古神龙的血液所化,河水阴冷无比,鬼魂如果想要通过忘川河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走奈何桥,但奈何桥是投胎的鬼魂所过,要经过那里,首先要有楚江王的许可,而且还必须经过危险的黄泉路,所以一般除了还魂投胎的鬼,是不会有人从奈何桥过的。

第二个选择,则是通过摆渡的船。

但地府所有人都知道,忘川河上的渡船只有一条,撑船的是一个老叟,行踪飘忽不定,不会在特定的地方等待船客。如果九幽冥府的人想要上船过河,只能看运气,运气好的话,稍微等一下就能看到老叟撑着渡船经过,运气不好的话,就算在忘川河边等一辈子也等不到渡船。

邪皇明显是前者,他只在河边坐了一会,就看到忘川河上有一条xiǎo船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缓缓行驶,xiǎo船上站着一个老叟,手持一杆长长的竹篙,有一下没一下的撑着。

这正是救了叶晨的那一条船,船上那老叟则是艄公,忘川河上唯一的摆渡人。

“艄公,艄公,我要船。”邪皇起身,向艄公招了招手,语气懒散,声音也不大,然而却清晰的传遍四周。

艄公抬起头来看了邪皇一眼,慢悠悠的撑着船停靠在岸边。此时的他却没有和叶晨在一起时精神矍铄的模样,目光空洞无神,宛如一滩浑浊的死水。

“渡河?”艄公问道,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不,渡人。”邪皇微笑着説道,“渡一个死了千万年的人”

“渡不了。”艄公缓缓摇头,撑着船想要离去。

“我愿意用我的性命做渡船。”邪皇深吸一口气,轻声説道,“艄公,算我求你了。”

艄公身子一僵,忽然停下渡船,回头看着邪皇叹了一口气,轻声説道:“人皇陛下,你又何必执着?你是知道的,她早就已经魂飞魄散了,我从何处去渡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人皇陛下你也该放下了。”

邪皇沉默不语,紧紧握着手里的玉葫芦,指节已然发白。

“放下?呵呵……你叫我如何放下?”过了良久邪皇才开口,声音就好像灌了沙子一样,分外嘶哑。

“既然不能渡人,要你这艄公又有什么用!还不如杀了你,我自己来渡!”邪皇説着,忽然举起手里的玉葫芦砸向艄公。

艄公只是竹篙一diǎn,似缓实快,眨眼间便准确的diǎn在邪皇的手腕上,邪皇吃痛,不禁收回了手。

“人皇陛下,就算你自己来渡又如何?她连残魂也不剩下了,你又从何而渡?”艄公也不生气,只是看着邪皇,缓缓的説道。

邪皇忽然像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瘫坐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里哭了起来。一个大男人,此时竟然哭的像个孩子一样无助。

艄公于心不忍,又撑着渡船回到岸边。

“人皇陛下,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你説了。”艄公轻声道,“一切皆由天定,万事都有命数。她魂飞魄散是为了幻龙大陆数以万计的生灵,也是她自己的选择……你尽早放下这一切吧。”

“命数?天定?哈哈哈……”邪皇忽然癫狂的笑了起来,笑声里带着泪花,十分凄凉,“晴儿为了苍生而死,天道却为了毁灭苍生而存在,这就是命数,这就是天?这就是命?凭什么!为什么!”

艄公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坐在船尾看着邪皇。

“天道如此。”过了好久,艄公才无力的説道。

“天若如此,我便逆天!”邪皇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猛地站起来,不轻不重的话语如同一道惊雷落下,震得四周嗡嗡作响。

“天道傀儡已是强大无比,你又如何逆天?”艄公看着邪皇,摇了摇头。

“我要做的事情,不管有多么艰难,我也会做到!”邪皇冷哼一声道。

艄公叹了一声,忽然把话题岔开:“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邪皇这时已经恢复了正常,听见艄公这么问,便呵呵一笑道:“这九幽冥府中,即便是十殿阎王,我也能算出几分来,唯独你不动大明王我算不透。忘川河上忽然出现一个我算不到一丝半diǎn的摆渡老叟,除了是你还能有谁?”

艄公闻言一愣,却也没説什么。

“我先走了。”邪皇忽然站起来説道,“量劫之子如今还在阿鼻地狱里,我要去看着他,免得出什么差池。”

説完,邪皇也不等艄公説话,直接转身往阿鼻地狱的方向走去。

“等等!”刚走出去没几步,艄公忽然叫住了邪皇。

“大明王还有事吗?”邪皇回过身来,拎起玉葫芦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酒。

“你真放不下她?”艄公看着邪皇,似乎有些迟疑的问道。

“你心爱的女人为你而死,你能放下她吗?”邪皇苦涩一笑,説完,又再次转身离去。

“她是量劫中死去的,或许也能在量劫中找到一丝生机。”艄公忽然大声説道。

邪皇的脚步顿下脚步,猛地回过头来看着艄公:“此话当真?”

“从量劫之子身上谋取吧。”艄公没回答邪皇的话,而是叹了口气説道,“丑话説在前头,只是有极xiǎo的可能让她活过来而已,但你却要承受巨大的危险,这样也没问题吗?”

“只要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希望,我都不会放过!”邪皇毫不迟疑的説道,“快説,我该怎么做?”

“等量劫开始时,再来九幽找我,我自然会告诉你。”艄公留下一句话,随后便撑着xiǎo船走了。

慈利县人民医院
平顺县妇幼保健院
重庆牛皮癣医院
九江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威海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