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班驳青春

发布时间:2019-07-13 20:48:56 编辑:笔名

那一年是,春风又绿江南岸,一江春水,一树繁花,一个适宜泛舟碧波的,吟咏而归的季节。“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跋山涉水而来,风里尘里遮不住年轻的容颜。初相见时,如惊鸿照影,似水微澜。眉目里藏着欢喜,在无人察看的心底一点点,一遍遍地描摹这人的音容笑貌。

走近了,浅浅地笑,淡淡地问候,不着边际,无关主旨,怕只怕惊扰了对方,怕只怕眼前的一切只不过是梦一场。世界很小,隔山隔水隔了茫茫人海也能宿命一般遇见;世界很大,明明站在了眼前,却不知道彼此隐藏的心事春深又是几许。而人生毕竟因此而悄悄改变了。一个人走在路上,抬头望熙熙攘攘的人潮,仿佛总有个熟悉的的身影在前方若隐若现。走过去,杳无踪迹,蓦然回首,那人却在春意阑珊处渐行惭远。

随意翻开一本书,不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高楼望断,就是雨送黄昏薄雾浓云阶空伫立,总有一种忧伤不经意地来临,慢慢地侵蚀心灵。闭上眼,世界漆黑一片,天也荒了,地也老了,繁华不再,绚烂远去。有一个容颜憔悴的人还固执地独自守在那里,潸然泪下。良辰美景奈何天,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青春只是刹那的芳华,一炷香的恍惚,一曲梵音的惘然,一切便成了故事,便成了陈迹。

哈尔滨医院治男科
云南癫痫医院
女性癫痫应该怎么治愈

上一篇:风127

下一篇:相思之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