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玄武战尊 第六百六十四章 怀疑,借宝

发布时间:2020-01-17 07:09:57 编辑:笔名

玄武战尊 第六百六十四章 怀疑,借宝

?“林寨主,方特使大驾光临,我这小小的伏波洞蓬荜生辉啊!”

“哪里哪里,秦风老弟实力惊人,举手之间镇压准圣级真龙,这等实力日后成为山主,寨主,指日可待!”

“客气客气,两位老哥抬举了!”

聚义厅一番觥筹交错。

秦风取出了不少好东西。

一些灵花灵果,还有一些三四千年年份的玉灵酒。

一时间宾主尽欢。

酒酣正热,上首的巡查使方中元突然道。

“秦师侄,老夫乃是监察殿的六等巡查使,其实也并不是路过你的伏波洞,而且接到举报,说你谋害了映月峰冰部的神将龙君年,不知道可有此事?”

他目光凌厉起来,盯着秦风。

整个宴席之上,气氛为之一变,赫然冷了下来,所有人都望向了秦风。

“方师叔此言何曾说起,这龙君年是何许人?弟子却是未曾识得?”说完,秦风望着方中元。

“方师叔,这恐怕是有些人人见秦某人晋级真传,心怀不满,特意构陷,还望方特使还秦风一个公道!”

“秦师侄,你此话言不由衷,根据本座得到的情报,你与那龙君年在真传大殿之上就有所相识,并且还有一些龃龉,此事人所共见!”方中元目光如炬逼视着秦风。

“哦,方师叔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不过我向来对无什关系的闲杂人物并不并不放在心上,怎么?方师叔龙君年出了什么事情吗?”

秦风不为所动,神色动静。

“是,听说他在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无缘无故陨落,现在整个监察殿都在搜索,寻找证据,任何与之相关的人都将是我们怀疑的对象?”

方中元死死的盯着秦风,然而秦风滴水不漏。

神色不喜不怒,实在看不出什么。

开始越是这样,方中元越怀疑。

这是一种直觉。

秦风一点也不在意,这龙君年率众前来阻道,本来就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就算被监察殿查出来,他也是有理的一方。

阻道开天辟地,同门相残这可是宗门大忌。

至于颠倒黑白根本没有可能,宗门之中有专门修行有关于时间神通的强者,只要找到了地方,水镜照影,就会水落石出。

说起来这也是一桩丑闻,若是传出去,星辰宗也会名声大损。

秦风料定了羽化天等人只能咽下这枚苦果。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秦风举起手中玉杯向方中元示意。

“好一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方中元目光微微一冷,在方中元看来完全有这个动机和能力。

一者两人有仇。

二者秦风实力强横。

若是在之前,方中元还不会怀疑,但在秦风只手镇压准圣级别先天真龙的时候,这个怀疑就是上升到了其他人不能比拟的一个高度。

只是暂时没有证据,不过方中元相信这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结论。

监察殿传承无数年,自然也有一些独门的手段,有不少是天机易数高手,若是全力推演,方中元相信定然能够水落石出。

“既然秦师侄好自为之,我们监察殿不会冤枉一个无辜者,但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凶手!!”

方中元放下杯子,走下来,几步之后就成了聚义厅。

看着他的背影,秦风也知道一位真传的陨落实在太严重了。

“秦风师弟不必在意,这就是监察殿各位强者的修炼之道,他们刚正严明,公平公正,铁面无私!”

林光栋举杯笑道。

对于监察殿的修炼之道,秦风也略有耳闻,监察殿真传《碧血青冥经》本就就是一条集齐审判,光明,善恶为一体的大道真传。

甚至传闻之中,监察殿甚至拉下来过一位星辰宗掌教。

秦风点点头。

眼见方中元离去,两人的气息更加融洽。

酒过三巡,林光栋突然道。

“秦风师弟,要说美味,有道是地上驴肉,天上龙肉,尤其是先天真龙的肉可谓是许多爱好美食的武道强者难以拒绝的美味啊!”

闻言,秦风轻笑。“林师兄不提,师弟险些还忘了,正好猎取了一头先天真龙!”

秦风神色一动,一截龙尾无声无息出现在大殿之中。

浓郁的精气逸散,形成了如实质璀璨霞光,飘动的香味勾动寨中许多灵兽不安的咆哮。

伴随着龙尾出现的,还有一股子浓郁至极先天龙威,陪坐的盛越,张勋,李武倒吸一口凉气,隐隐有一股惊惧。

虎死留威!

那参与的准圣兽威压也不是一些凝脉境界的强者所能够承受的。

“谁,是谁抢了八爷的零食?”

秦风眉头一头,只见龙尾血肉之中一阵蠕动,几头醉醺醺的黑色乌鸦从其中飞出来。

还有一头小裂空兽,憨态可掬,如喝醉了酒,小爪子抱着一块散发着霞光的龙肉美滋滋的吧唧吧唧啃着,眯着小眼睛,灰色的鳞片散发着透明色泽,隐隐撼动虚空。

“裂空兽?”林光栋心头一动,一丝贪婪一闪而逝,下一刻落在黑色乌鸦八爷身上,眉头一皱。

一头普通的乌鸦?

八爷来历极其神秘,纵然是他也看不出根底。

将林光栋的神色收入眼底,尤其是一闪而逝的贪婪,秦风暗自冷笑。

林光栋打的主意,秦风哪里不明白。

讨要先天龙丹。

他也不怕烫手!

“你们两个小混球,这先天龙肉,老爷都还不吃上,你们就开始偷吃了!”秦风一阵笑骂,无形的大手一抓,将两个贪吃的家伙抓住一边。

“林师兄见笑了,这两个家伙被我养叼了,无法无天,不懂规矩!”

见秦风真的开始搭灶立鼎炮制龙肉,林光栋身子在座位上扭了扭,心中暗自恼怒。

秦风不可不能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秦师弟,不知道你那先天龙丹怎么处理,能够想让,为兄最近在修炼一门毒系大神通,若是有这龙丹,或能练成一门禁忌大神通!”林光栋不在遮遮掩掩,直视秦风,一丝锋芒乍现。

秦风嗤笑,先天龙丹这种宝物谁会想让。

林光栋此语几乎就是相当于问一个人能不能把你的家产全部让给我?

“教师兄失望了,此物我另有大用!”秦风直觉拒绝。

“师弟何必如此固执,先天龙丹事关重大,为兄知道师弟心中不舍,不过为兄那门神通实在到了紧要关头,正是缺乏这种先天剧毒元气孕育的神物,师弟难道就不能给师兄一个薄面吗?”林光栋一脸诚恳的看着秦风。

西安碑林医院电话多少
武汉博仕医院口碑怎样
安庆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贵阳正规的癫痫病医院
深圳治妇科一般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