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恐怖心战塔利班让驻阿富汗美军变成半疯

发布时间:2019-05-14 22:22:42 编辑:笔名

恐怖心战:塔利班让驻阿富汗美军变成半疯

文章摘自《跟着美军上战场》

作者:邱永峥 郝洲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本书简介:美军士兵单兵装备价值15万美元,美军基地堪比五星级酒店,谁能打得起这样的“豪华”战争?美军战略轰炸机千里奔袭,只为塔利班几个人的小据点,“高射炮打蚊子”,意欲何为?就在中国人还沉浸在东海、南海的美国……

驻阿富汗美军

9月8日晚的遭遇让我们次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觉--

午夜刚过,卢戈基地四周突然传来“嗷嗷嗷”的吼叫声!

这声音像是狼嚎,又像是人喊!它像是离我们挺远,可又像就在基地围墙外!!

吼声尚未平息,枪榴弹“咣当咣当”地砸在基地的墙外,“哒哒哒”的AK-47枪声相伴其间。

“塔利班夜袭?我们被包围了??怪叫声是什么???”一连串的疑问驱走了所有的睡意,恐惧感油然而生。

“你们别害怕!”缩在墙角的罗伯特森军士长幽幽地说:“号叫声是塔利班的心理战术。他们中的某个人被打死或者打伤,或者想吓我们,都会一齐发出号叫。夜深人静暮色浓,所以你会觉得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就有被包围的恐惧感。别说你们没见识过了,就连我们这些在战场上已经待了大半年的老兵们也会有同样的害怕感觉。这种害怕加上对路边炸弹的焦虑,以及对战争看不到头的绝望感,就会导致你们媒体经常提到的战地综合征。”

抵达A连的天起我们就对战地综合征有了切身的感受,我们一人与A连副连长巴伯科克中尉、军士长罗伯特森和军士长瑞斯同住,一人则与专业军士福斯等5名士兵同住。

与美国大兵同住马上就发现了个“不方便”:不论是军官还是士兵,他们总是在夜里没完没了地玩电子游戏,听电子书,看光盘或者什么也不做瞪大眼睛干躺着,倒是白天只要有时间就蒙头大睡。跟郝洲同屋的5名士兵只要白天没有作战任务,就是一直关灯大睡,以至于郝洲感慨:“难道他们全是新兵蛋子?没事只剩下睡觉的份儿?”

罗伯特森军士长终点破了“天机”:“但凡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过前线的官兵,他们多半都会这样黑白颠倒,因为长期担心夜间受袭,加上害怕遭遇自制炸弹,所以一到夜深人静时往往会更加焦虑,根本睡不着觉。我上次从伊拉克回国后就有6个月时间睡不着觉,体重从190磅锐减到150多磅,并且从那之后再也没有恢复过来。我还知道一个战友,他回国后倒是能在夜里睡着,但却会夜夜惊叫把家人吓得够戗。我还知道更严重的要被送到陆军精神病主科医院去接受治疗!”

当近一个月的前线生活结束之后,我们俩被战地综合征的阴影缠上了:坎大哈空军基地三天两头都会遭塔利班的火箭弹袭击,凄厉的警报声不时响起。在去前线之前,我们夜里一旦睡着就根本听不到警报声,得由美军第16机动公共事务分队的士兵狂砸门才能把我们叫醒。当我们从前线回到坎大哈基地当天夜里,塔利班又袭击基地时,我们根本不等美国大兵前来砸门,马上本能地惊醒并迅速冲向防爆室。另外,只要听到“咣当”或者“啪啪”的响声时,我们的反应是“那儿又爆炸了?那儿的枪声?”天黑之后,我们就会油然产生特别焦躁的感觉,只想赶紧离开坎大哈,马上离开阿富汗,迅速回国。

“还有一些政治因素也增加了前线官兵的心理负担,”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军高级军官告诉我们,“不论是奥巴马宣布结束的伊拉克战争,还是眼下正步向高峰的阿富汗战争,在美国国内都不那么受支持:100个美国人中只有20个美国人认为伊拉克这场仗打得值;10个美国人中有6个反对阿富汗战争。回国的美军官兵们既得不到鲜花,也没有掌声。这让许多前线官兵心生沮丧。”

塔利班对美军的心理战远不只是光靠吼。第2旅的公共事务军官拉里·波特尔少校坦言,如果不给予足够的重视,美军甚至会输掉对塔利班的心理战。因为阿富汗塔利班现在已经形成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心理战体系,从高科技手段到传统方法都有:首先,从2005年年中开始,阿富汗塔利班就有自己的多语种站,它们不断更换服务器。同时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和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毗邻的一些省份的城市街道上,也有大量的DVD宣传产品出售,这些DVD内容多是关于联军在阿富汗暴行的录像剪辑,比如联军的炮火炸毁了穷人的土屋,大量平民被炸死。

在阿富汗的广大农村,由于不识字的人很多,塔利班则依靠比较传统的手段来宣传。比如,打威胁那些有影响的部落长老,散发赞扬塔利班的小册子,分发包含赞扬塔利班的歌曲和诗歌的录音带。他们有时还直接和政府人员联系,表达自己期望被杀而成为烈士的决心。

塔利班还很擅长利用西方媒体。例如,2008年8月18日,驻阿法军在喀布尔附近遇袭,数十名士兵丧生。几周后,一组特写照片便被刊登在法国《巴黎竞赛画报》上,9名塔利班人员在展示从法军那里缴获的“战利品”,包括法军的军装、步话机、腕表等,一名塔利班头目在该报道中还威胁说,“将杀死所有不愿意离开阿富汗的外国士兵”。这引发了包括法军士兵家属在内的众多法国市民的恐慌,让法政府官员尴尬不已。事后,法国国防部长埃尔韦·莫兰怒斥刊登该组照片的媒体不应为塔利班“造势”。“塔利班正通过此类袭击行动来发起一场舆论战,”莫兰说,“他们已经意识到,公众意见可能是在阿富汗有驻军的外国政府的软肋。”

,塔利班的宣传机器还有国际化和现代化的倾向。塔利班有的站的基地就在美国。在巴基斯坦的斯瓦特谷地,一些塔利班成员用非法波段进行无线电广播。与塔利班执政时代砸电视、禁、关电影院做法不同的是,如今的塔利班不仅不排斥新通信传媒技术手段,而且还将其发扬光大。加兹尼省的塔利班指挥官沙阿和来自坎大哈的普什图族长老哈米杜拉·哈吉均向我们证实,如今的塔利班非常重视宣传,比如说建立了完善的发言人制度,总能让塔利班发动袭击的消息时间内传给全球的主流媒体,而塔利班开设了众多的站,开办电子杂志,通过短信进行政策宣传,甚至还设立了专职的塔利班宣传部。“他们的效率很高,”长老哈米杜拉告诉我们,“美国刚刚承认一桩丑闻,塔利班宣传机构就已经将其赶制的DVD在当地集市和清真寺中广为散发!”

一些饱受战场心理重压的驻阿联军官兵已经有了相当变态的表现--

9月10日,我们在第101空中突击师第320野战炮兵团第1营驻地特拉诺瓦听到一个骇人听闻的传闻:几名驻坎大哈的美军士兵枪杀平民当塔利班上报邀功,且将遇害者的尸体部分残骸收藏为“私人战利品”!我们试图向第101空中突击师官兵询问详情,但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缄默。

直到《华盛顿邮报》终捅破所有窗户纸,我们才得以了解全部的真相:5名驻坎大哈的美军士兵组成了一个“杀人小组”,杀害阿富汗平民以取乐,并收集受害者的手指、颅骨、腿骨、牙齿等。另有7人被控知情不报以及袭击知情者。

被控杀人取乐的5名士兵分别是蒙大拿州25岁的上士加尔文·吉布斯,爱达荷州19岁的一等兵安德鲁·霍姆斯,阿拉斯加州22岁的下士杰里米·莫洛克,内华达州29岁的专业军士迈克尔·瓦根,以及佛罗里达州21岁的专业军士亚当·温菲尔德。5人均隶属于驻坎大哈美军第4步兵师“斯瑞克战车旅”。

按美军犯罪调查部门的初步调查情况,“杀人小组”的组织者是吉布斯和莫洛克,其中吉布斯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兵,曾在伊拉克服役,直到2009年11月才被调到阿富汗。吉布斯刚到阿富汗不久,便向战友吹嘘他在伊拉克战场的“英勇事迹”,并称“把手雷扔向一个人将其炸死很容易”。他和莫洛克设想了杀人情节,并于2010年1月组成“杀人小组”,将该情节付诸实施。

个受害者是他们驻地附近卡拉村的村民古尔·姆丁--2010年1月的一天,莫洛克和霍姆斯在村子附近的罂粟田里巡逻,他们将姆丁拦在一堵墙下,吉布斯递给莫洛克一枚手榴弹,莫洛克将其从墙头扔向姆丁。手榴弹在姆丁身边爆炸,霍姆斯还用机枪向那堵墙扫射。杀人后的第二天,莫洛克对霍姆斯说,杀人很有趣,并威胁他不能对任何人讲。

第二名遇害者名叫马拉克·阿格哈--2010年2月,吉布斯用枪将阿格哈打死,之后将一把枪放在阿格哈的尸体旁,制造他是在交火中被打死的假象。2010年5月,卡拉村村民穆拉赫·阿达赫达德成了“杀人小组”的第三个目标。作案后,吉布斯等人如法炮制“交火”假象,将一枚手榴弹放在阿达赫达德身上。吉布斯放在受害者身上的这些苏式武器都是他平时收集的。按规定,与塔利班武装交火时缴获的武器应该上缴,但他偷偷把它们藏了起来。

让人震惊的是,这些人不仅滥杀无辜,还收集受害人的骨头等作为“战利品”。19岁的霍姆斯收集了受害人的手指,并与之合影。调查人员搜出了瓦根藏匿的一个受害人颅骨。吉布斯收集的“战利品”包括受害人的指骨、腿骨和牙齿。

回收报废油漆
柏尚魅俪收腹衣代理
微信充值捕鱼